棗莊網 > 魅力棗莊 > 棗莊指南 > 正文

劉知俠與劉真驊的一世戀情

2013-01-30 16:29:53   來源:棗莊網整理   
      劉真驊1936年出生于青島,15歲在青島二中初中畢業后,參加了工作。1954年,18歲的劉真驊在組織的要求和家庭的壓力下,和一個長相、社會地位都不錯,但很使人厭惡的干部結婚。少女心目中所渴望的愛情和幸福,就同夜空中美麗的星星一樣遙不可及,伴隨她的只有痛楚的屈辱和無奈。1963年,她再也無法忍受這份心靈的煎熬,帶著兒女和這個家庭決裂了。在那政治風云變幻的年代,離婚后的劉真驊也從機關辦公室弄到工廠當工人,緊接著又把她下放到農村。她只好把不到三歲的兒子送去長托,帶著一歲的女兒來到農村。在農村,女兒又不幸掉進了一口枯井,摔成了骨折。她帶孩子回城療傷,傷情稍有好轉,工廠又催逼她回農村。無奈之下,劉真驊把孩子放在領導的辦公桌上,任其放聲大哭,這樣才結束了帶有侮辱人格的下放。
      劉知俠和劉真驊的愛情可以說是冥冥中注定的。劉知俠的前妻是劉真驊的一位遠房表姐,1967年在一場車禍中喪生,留下的6個孩子,大的16歲,小的只有6歲。1968年,正是階級斗爭白熱化的“文革”時期,劉真驊和劉知俠先后被不同的人介紹見面,但劉真驊都回絕了。后來偶然的機會,兩個人竟然又見了面,命運把兩個拖兒帶女的人拉到了一起,并開始了驚心動魄的戀愛。劉真驊對劉知俠的愛是從零點開始逐漸升溫的,有一半是被社會輿論推到一起的。真正相愛的基礎是可憐他,當時劉知俠的情形可以概括為“六個一”:一敗涂地、一籌莫展、一文不名、一身罪名、一群孩子、一對80多歲的父母。但隨著他們之間了解的增多,劉真驊仿佛尋找到了久違的安全感。一次,劉知俠送劉真驊回家時,鄭重地對她說:“以后你不會再孤單了,有人跟你一起走!我只要你記住一句話就夠了:‘知俠是個好人!’”。在劉知俠最背運的年代,32歲的劉真驊和50歲的劉知俠走到了一起,給六個與自己沒有血緣的兒女當起了母親,無怨無悔,盡職盡責。
      一個戴著反革命“修正主義黑作家”等帽子,整天處于挨批斗、寫檢查、被抽打之中的作家和一個美艷寡婦之間的戀愛,讓許多心里有病的卑鄙小人覺得不可饒恕。1968年歲末,在劉真驊工作的工廠里,一些“造反派”將她揪上臺批判,堅決要她和劉知俠劃清界限。劉知俠的單位也以開除他的黨籍相威逼。為保留黨籍和保護劉真驊的安全,劉知俠屈服了,同意中斷交往,但他們內心的思念卻無法割斷。不久劉知俠被下放到泗水農村勞動,他們只有通過寫信來傾訴彼此的思念,溫暖彼此那顆歷盡磨難和滄桑的心。1971年7月,劉真驊突破廠里的封鎖,只身到了泗水,在半夜找到了劉知俠的住處,劉知俠被她的行動震撼了。任何潑在他們身上的污水,都不能玷污他們之間的純真感情;任何卑鄙小人都不能阻斷他們之間的相愛之路。1979年,劉知俠落實了政策,重新成為人人尊敬的作家,他們終于苦盡甘來。許多朋友說劉知俠一生中有兩次大的成功:一次是創作了《鐵道游擊隊》,另一次是娶劉真驊為妻。
      劉真驊在劉知俠獨特人格魅力的感染下,生命得到了升華,并因此而精彩萬分。1985年,他們遷居青島后,住在依山面海的一處安靜居所里。每天清晨他們一起出去鍛煉散步時,鄰居們都羨慕這一對老鴛鴦。劉知俠動情地說:幾番風雨、幾番氣蕩腸回,如今,兒女有成,國家太平,咱們苦苦追求的、夢寐以求的晚年生活終于到來了,咱們要舒心地、灑脫地活上幾年,共同書寫幾部作品留給后人,追回屬于自己的歲月。他們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安寧、平靜、幸福的生活,只爭朝夕,勤奮寫作。在那段時間里,劉知俠完成了長篇小說《沂蒙飛虎》、《戰地日記——淮海戰役見聞錄》和《知俠中短篇小說選》。在這些作品的完成過程中,劉真驊始終是第一讀者和第一編輯。
      1991年9月3日,劉知俠因突發腦溢血猝然離去。悲痛欲絕的劉真驊在痛苦和沉落了很長時間后,重新站了起來,開始整理和出版知俠的文集。十多年的辛苦,完成了250萬字的《知俠文集》五卷的選編工作;完成了劉知俠未完成的作品《戰地日記》;又從他們泣淚泣血共同寫成的160萬字的“兩地書”中——選編出45萬字的《黃昏雨》。臺灣的制片商曾想把《黃昏雨》拍成電視劇,但被劉真驊婉言謝絕,她不愿這斷美好愛情故事被打擾。年過七旬的劉真驊,經歷過人生太多的苦辣酸甜。她哭著走過了前半生,未來的日子她將笑著走過,她已經把經歷過的苦難都釀造成笑的元素,奉獻給了大家。

上一篇:《鐵道游擊隊》創作經過
下一篇:棗莊市歷任市委書記

国产精品第一页